第七周


Day 25 有人群就有交易费用

经济学家张五常曾经给交易费用下过一个非常广泛的定义:凡是在一个人的社会里不存在,而在多个人的社会里存在的成本,就叫交易费用。

科斯的经济学忠告 科斯定律的意思是:当交易费用为零的时候,不管产权谁属,资源都会落到最有价值的用途之上。

但是科斯并不是说现实生活中交易费用为零,相反,他是说,现实生活中的交易费用很大,要达到他所推测的那个结果——资源不管归谁所有都能推到最高的用途上——当中的障碍很多。


Day 26 征地的权衡

在征地问题上,两边倒都不对,得中间取一个平衡。但问题是中间的平衡怎么取得,是一个没有确定答案的问题,还有待摸索。

中国征地问题的症结所在

中国征地的真正问题,在于政府是所有土地的唯一买家和唯一卖家,也就是说,政府是对土地进行统购统销的,这才是问题的所在。

如果我们能够形成一个土地交易的市场,政府不再充当唯一的买家和唯一的卖家,那么我想,问题是能够得到更妥善的解决的。


Day 27 寻求合作解

我们很多问题不要讲理,要讲“数”。在生活中遇到冲突时,“数”可以成为一种积极的合作解。

怎么在宿舍办派对:A学生要学习,B学生要办排队,通过数来解决问题时各自衡量价格对自己是否有损失,并寻找平衡点,比如A学生在外面办派对要300块,B学生出去外面找个更好的环境学习要100块,当A学生出价150块时,大家能够愉快的成交。

大学纪念品让谁占了便宜:看看这些纪念品的价格,如果比没有普通的商品更便宜,那就是学校在补贴使用者为学校做广告,如果比普通商品贵,就是使用者在沾学校品牌的光。


Day 28 成本概念的递进

成本的概念之所以深不可测、千变万化,最重要的一个原因,就在于它是靠想象出来的,所以它变化很大。正因为是想象出来的,所以成本的概念就可以从具体到抽象、从个体到群体、从静态到动态这样去发展。

而这个变化过程,也就形成了一系列不同的成本概念。我们最早讲普通的成本,会计的成本,后来将交易的成本,制度的成本,再后来讲制度变迁的成本。 成本概念最底层的基石,就是阿尔钦(Armen Alchian)说的:“成本就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。

成本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 我们讲,讨论成本的时候千万别只看货币成本,我们要看到全部的成本。所以你可别怪711便利店里面的东西贵,它的货币成本可能比较高,但它给我们带来的许多便利,使得我们获得这些商品的全部成本变得更低了。

成本就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,如果没什么可以放弃,也就不存在成本,所以我们说:“沉没成本不是成本”。凡是说成本,我们一定是向前(未来)看,而不是向后(过去)看的。

产品价格与成本无关 讲到成本的时候,我们还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因果关系,那就是:最终商品的供求关系,决定了最终商品的价格,而最终商品的价格倒过来决定了商品生产的原材料的成本。

所有的盈利与亏损都是一次性的 我们说所有的盈利都是横财,都是意外的收入;所有的亏损都是横祸,都是意外的损失。只要发生可盈利或者亏损,我们队资源未来的使用价值就作出了新的调整,成本也因此相应地进行了调整。

所以旱涝保收的生意,过一段时间之后,它就不再是旱涝保收了,因为当中的资源的价格发生了变动,使得这些资源所要付出的成本也发生了变动。所以盈利永远只是一次性的,亏损也是一次性的。

租与寻租的概念 租就是租金的租,租就是对资产的付费,而这个资产的供给在一定程度上,是不以付费的变化而变化的,那就是白赚的收入。

寻租的概念是指,企业在向政府争夺垄断性优惠政策的过程当中,也要付出巨大的成本。所以我们说乞丐并没有白拿施舍,乞丐拿施舍的本身就耗费了好多的资源,这是寻租的概念,也是从成本的概念中衍生出来的。

交易费用永远为正 在现实社会中交易费用永远为正,交易费用不是零,交易费用往往是很高的。 这时候我们就能明白,为什么资源、资产和责任的初始界定非常重要。这就是制度、风俗、习惯和法律之所以存在的原因。而整个社会为那些经理、中间人、法官、监督人、律师、会计所付出的工资,就是这个社会所要付出的交易费用。交易费用是巨大的。

交易费用越低越好 要理解好交易费用的概念,我们不仅要向下看,还要向上看。我们一方面要理解交易费用越低越好,因为交易费用低的话,人们就能够更方便地进行交易,能够更好地配置资源,所以一个社会,交易费用越低是越好的。

为什么会看到在现代生活中,在文明社会中,有些交易费用在不断上升呢? 原因在于,那些落后地区的交易费用不是零,而是无限大,所以它们没有被纳入计算当中。

所以,我们要有一个正确的眼光,来看待今天的交易费用。

制度费用与制度变迁的费用 所有的交易费用加起来,我们称之为制度的成本。在这个制度下面,我们要为学校、教会、商会、家庭、企业、法庭、政府、军队等等这些组织付出费用,这叫制度费用。

从一种制度改变成为另外一种制度,这当中也要花费巨大的成本,这就是制度变迁的费用。

存在于想象中的体制成本 正是通过这些不断的比较、不断的想象,经济学家形成了一种又一种的成本概念,他们不断训练自己拥有一种我们一开课就讲的能力:看见那些看不见的东西,看见那些看不见的损失,从而优化我们的政策,改善我们的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