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周


Day 49 房价上升好不好

房价上涨的正面因素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聚集。而对大城市抱怨最多的,就是生活在大城市里面的人,这是矛盾,他们自己的行为就背叛了他们自己。 但是人们为什么离不开大城市,因为人口聚集的地方,能能够提供比别的地方更多的机会。所以为什么纽约上东区的位置那么值钱,因为在那里你见到的是不同的人,你遇到的是不同的经历,你得到的是不同的机会。 重要的不是你是谁,而是你跟谁在一起

人口聚集提高大城市的经济效率 人口集聚,各种人聚在一块,这个城市提供的功能越来越多了,越来越好了,所有这些都是使房价上升的正面因素。

房价上涨的负面因素 比方说房屋的交易不够灵活,不够频繁,城市规划部门对房屋容积率的限制可能太大了,也就是房子不能建得太高,这也限制了土地的使用效率。

Day 50 廉价保障房更贵

人们有各种办法应对房屋限购 房屋限购只能让实际房价更高 盖房子的人是看着他们的收益去的,如果他们盖的房子不能够赚钱,他们就不盖房子了。如果限制住有钱人多买房子,他们接着就会减缓他们的投资,新楼盘推出的数量就会逐步减少,最后整个市场可得的房屋总量就会下降,住房的供需矛盾就会更加激烈,实际的房价就会更高,而不是更低。

住房市场化让人们买房更容易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,我爸妈的房子是分配的,按照积分来分配的。那时候房子不是买的,也没有人会去买。所以那时候的房子无论是户型还是配套,都比不了现在的商品房。

政府提供廉价住房将减少社会流动性 政府向每个人每个家庭提供廉价住房的想法,来自几个错误:

  1. 错误的把住房看做一种标准品。住房不是一种标准品,不同的人对住房的需求不一样,政府无法向每个人提供标准的住房(比如想要靠近地铁,但是地铁就那么多)
  2. 挤出效应,如果地块政府用了,那么私人就不能用了,但是市政府利用地块的效率高还是开发商利用地块的效率高?结果可想而知。

所以低价保障房不可能是免费午餐,我们需要看清楚这几个要点:

  1. 房屋不是一种标准品,它是一种服务,是一种综合的服务;
  2. 私人开发商是这种综合服务更好、更适合的提供商;
  3. 如果让私人能够拥有房屋,而不是租用公租房的话,这些房屋的流动性会更高,会鼓励人们积极上进,能够扩大不同家庭上升的渠道。

Day 51 没有使用需求,就没有投资需求

空置率不可能客观衡量与计算 人们总是有各种办法绕开价格管制 比如限制一台手术的价格,那么人们就会在“一台手术”上面能做文章,比如看诊费用,检验费用等。 使用需求是投资需求的基础 实际上所有的投资需求,都是以实际的使用需求为基础的。没有实际的使用需求,就不会有投资需求。给你一块烂地你会去炒吗?当然不会。 出高价做投资,是人们表达不同意见的一个和平、有效的办法。当高价者花了高价表达了不同的看法时,对还是不对,我们要看下一回合市场的价格是多少。

Day 52 价格是高度分权的结果

半个世纪的经济学成就,就是建立了一个高度分权的抽象模型,其中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价格或其他重要的市场指标。

作者喜欢举这样一个例子:

我昨天把我们家的房子卖了,我卖了一百万,我问你,一百万这个价格是我定的吗?不是我定的,是市场定的。 与其说我把这个房子卖了一百万,不如说我向全世界汇报了这所房子,它在这个时间点,在这个地区,在这个质量上,它的价格是一百万。虽然我是房子的主任,但我不能决定它的价格。